Religious Studies MA @ NYU.
Worked @ Religions for Peace USA,
and will work @ Religions for Peace Myanmar. Now On a long-term journey around Southeast Asia.

 

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

梁静茹《分手快乐》

January 14th, 2014. I Thought I Would Cry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或者说我很克制,正如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拉住自己想要打电话找人吃最后一顿晚饭的手那样。

我是很害怕告别的。六年半前从家里到上海,两年半前从上海到纽约,心里越来越清楚的是人有各路,“再见”这种事情真的由不得自己做主—— 相识相知,擦肩而过,渐行渐远,天各一方,偶通书信,杳无音讯,还是销声匿迹。人与人之间有无限种可能,而你和我之间,到底是何种可能?如今犹如生离死别,数年过后说不定云淡风轻。你问我当年离开上海时是什么情景,我也会告诉你记忆为零。

你在一个城市生活过,你的骨子里就有了它的印记。什么足以证明我在纽约生活过?恐怕会是不喝咖啡就会头痛的瘾。

如果我找不到买咖啡的地方怎么办?

如果我找不到想买的英文书怎么办?

如果我找不到做菜用的调料怎么办?

如果我找不到突然想吃的一样东西怎么办?

如果我找不到跑步的地方怎么办?

……

Angela跟我说,她的很多年轻的朋友来过纽约,然后带着负担不起房租的遗憾离开。此时此刻,我想找到他们问问:你离开纽约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

也许应验了以前说过的一句话:纽约是这么一个城市——无论你去到哪里,你都觉得那里比纽约好上千百倍;但是如果让你离开纽约,你却打死都不愿意。

再怎么抗拒离别也没有办法。在活得像一棵树之前,注定要活得像浮萍。

The problems of your past are your business, The problems of your future are my privilege.

Dr. John Watson (Sherlock, S3EP3)

随想

领悟1:失望是因为有期望。太渴望他人的理解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理解不是一种责任和义务,而是一种因缘际会下的共鸣。

领悟2:人必须有立场才会活得持久。要清楚地让别人知道你不高兴被如何对待。

领悟3:关于金钱,有时候节流也要开源,财散才有财聚。要思考和懂得如何散,但也要明白“如何”也是因人而异。

January 9th, 2014. No Zuo No Die

今天终于把补习社的事情给结了,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很难说好还是不好。至少从Master Program毕业到现在将近8个月,凭借补习社还有RFPUSA两份兼职能赚够所有的生活费,省吃俭用凑够了东南亚旅行的基础费用,没问家里要过一分一毫。后来还做过一段时间babysitter,周日上课后乘一个小时车到Brooklyn帮人照看小孩子两个小时,就为了20块/小时的工资,结果周日上班和通勤时间加起来有时候会超过10小时,回家路上常常在地铁上困得睡着。

别的苦头当然也是要吃的。一方面是按时薪结算的工作意味着不上班就没工资,请假一来一回就少掉很多钱,所以这一年半基本上没有出去玩过,除非是RFPUSA出差必须要请假;另一方面就是纽约冬天惨无人道的天气。这两年每回下雪大降温总是碰上上班的日子,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冒着严寒上班,讲课4个半小时,有段时间则是6个小时。

但是再多的苦头都是愿意吃的,美国教会我的东西,起码是有劳有得,靠自己的努力去赚钱,靠自己获得自由,靠自己去实现环游东南亚的愿望。也许是因为爸妈总是说“问家里要钱等于没出息“,也许是因为很早就发自内心地恐惧因为“金钱”而受“控制”,而“有经济独立才能脱离爸妈的控制”,“养得活自己才对得起爸妈”,也许是“靠自己”的执念过于强烈,即使过着经济独立的生活,由于对长途旅行未知风险以及资金的担忧,每天都必须看着银行账户里的数字独自焦虑。甚至连最近气温降到零下16度都不舍得给自己卖一件羽绒服。这种焦虑无法跟人述说,因为长久以来这个旅行计划都被埋在心底偷偷进行。表面上它是仓促的决定,实际背后的筹划却长达半年。而到现在,由于怕爸妈反对,我还是把环游的计划隐瞒为去泰国实习。

所以当妈妈不理解我紧张爸爸朋友没有付给我合理的帮他女儿补习SAT的费用的时候我鲜有地断断续续哭了4个小时。当初答应也是看在爸爸朋友的份上勉为其难,但是牺牲掉自己的休息时间6个星期12天每天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实际是7个星期,中间因为圣诞断了一个星期)换来只有400块美刀的薪酬,算下来时薪不及一对一SAT补习坊间价格的1/5,甚至比补习社的时薪还要低,心里特别憋屈,觉得自己掉价也不至于掉价成这样。即使能理解妈妈说的”人家也帮我们不少不收也是可以的为什么要斤斤计较呢”,但是就是难受啊,人家“愿意给补习费”就真的“意思意思“就算了,明摆着知道你不会收钱才来挖坑让你自己跳呢。当初压根就不应该给情面。

大概是因为自己太需要钱了,即使爸妈说“你到外头不够钱家里可以给你啊”,还是觉得“要你们的钱就等于不争气就等于要听命于你们”;即使Rocky他们都说”不要紧啊我们可以借给你啊“,还是觉得”借别人的钱心里头总是要惦记着还不如自己给自己压力呢“。心里头抵触情绪来得是那么狠啊。真是应了Rocky总结的那句:不作就不会死。

一年半前星座版有大神批星盘,说看我的星盘只有几句话:精神上的满足大概就是要以物质上的匮乏为代价;你把金钱问题解决了,就是对你星盘的最好的交代。真是一语成谶啊。